用声音塑造角色——经典动画《哪吒闹海》幕后揭秘(九)

发布: 2016-12-26 18:22 | 作者: YACA动漫协会 | 查看: 68次

联系我们

YACA动漫联系电话:020-89056448,18102835704,18933983624,18102810143;主页地址:www.yaca.cn:

文章出处:空藏动漫资料馆
文\傅广超
配音艺术家邱岳峰这样说道:“配音演员不应该只让观众听出‘字儿’(台词),还应该让观众听出‘事儿’(潜台词)。如果再能使观众品出点‘味儿’(艺术享受)来,那就更好了。”

儠拔弩张的两分钟

陈塘关总兵府外,李靖劈手夺过哪吒手里的龙筋:“哪里弄来的?!”

原本想讨父亲欢心的哪吒瞬间一脸委屈,说话也变得怯生生的:“你听我说嘛,今天孩儿到海边洗澡,忽然,出现一个夜叉抓走小孩儿……”

走廊里闪出前来问罪的东海龙王,他从腰间抽出宝剑直逼哪吒:“好啊,不打自招!还有什么可说的!”怒不可遏的语气背后似乎还透出点“幸灾乐祸”。

哪吒翻身跃上栏杆向前飞奔,龙王紧追不舍。

“糟了!糟了!哎,你怎么敢伤害天神龙种呢?!”李靖急得直搓手,他喝令哪吒赔罪。

哪吒不假思索地拒绝:“不!不!他们不讲理,成天祸害人!”

龙王一听气得目射寒光:“小无赖,俺不杀你还了得?!”说罢举剑劈来。

哪吒取出乾坤圈相迎,“当”的一声,龙王的宝剑断作两截。“你再打,我就给你点儿厉害看看!”小哪吒的呵斥掷地有声。

龙王摔坐在地,随即化作一条青龙盘旋而起:“好啊!俺到玉帝那儿去告你们父子!哎——”依旧狂傲的语调里是掩饰不住的气急败坏。

“啊?!完了,完了!告到天庭,这可怎么得了哇!”李靖急得捶胸顿足,声音也发了颤……

这是《哪吒闹海》中一场2分多钟的戏,节奏十分急促,人物间的冲突剑拔弩张,音画的配合精彩绝伦。小哪吒天真无畏,龙王凶狠张狂,李靖诚惶诚恐,这三个角色在几位配音演员的演绎下呼之欲出。 


字儿·事儿·味儿

为东海龙王敖光配音的是邱岳峰,他的名字在中国配音界绝对称得上如雷贯耳。在写给观众的一封公开信中,邱岳峰这样说道:“配音演员不应该只让观众听出‘字儿’(台词),还应该让观众听出‘事儿’(潜台词)。如果再能使观众品出点‘味儿’(艺术享受)来,那就更好了。” 

邱岳峰的音色并不华丽,甚至带着一种饱经沧桑的沙哑,但又有着极强的可塑性。作家肖复兴这样形容邱岳峰的嗓音:“他的音色确实太特别了,沙哑中带有那么一点儿拐弯儿的余音,像是我们毛笔字中粗粗的笔画中的皴笔,若断若续,若隐若无。缺了它,墨汁过于饱满,那种干涩,那种尖刻或阴鸷的劲儿就出不来;有了它,立刻韵味十足,可以一听就能够听得出来,绝对不会和别人混淆。”

邱岳峰对语言节奏的掌控能力非同寻常,配音艺术家苏秀还谈到:“他从来不是一字一句地抓口型,而是完全掌握了人物的节奏,所以他曾开玩笑说:‘我能背对着银幕配戏’。”

《哪吒闹海》中,东海龙王敖光的尾巴被哪吒投出的火尖枪死死钉住,敖光惨叫着将身体缠在枪杆化作的柱子上。录制这声惨叫时剪辑师肖淮海就在现场。录完第一遍之后,肖淮海觉得这声惨叫还是短促了些,不够理想,因为从龙王动作停止到画面色调渐变还有一点空余的时间。肖淮海对邱岳峰说道:“老邱,能不能再把声音抻一下?”没有更多解释,邱岳峰点点头:“明白了,再来一遍。”随后,邱岳峰一口气就录好了这声“漂亮的”惨叫。肖淮海语气里充满了叹服:“他在最后加了一点小尾音,整好在那个(画面渐变前的)点上,你说跟这些老演员在一起工作愉快不愉快?”

邱岳峰拥有一种优于常人的进入角色的能力,他能够调整自己声音的气质,运用不同的语气和语调去诠释身份和性格天差地别的人物。他在译制片配音上的成就无需赘述,在美术片领域,邱岳峰的配音同样影响深远:他在动画片《大闹天宫》里塑造的那个机智顽皮又桀骜不驯的孙悟空几乎成了后来者的范本,此后许多为孙悟空献声的著名演员也都是在他的影响下走上了配音道路;

“孩儿们,操练起来!”——动画片《大闹天宫(上集)》配音工作照(1961年)“孩儿们,操练起来!”——动画片《大闹天宫(上集)》配音工作照(1961年)

在动画片《没头脑和不高兴》里,邱岳峰的旁白几乎是上帝般的存在,一个有点“为老不尊”,爱看热闹的“上帝”……在剪纸片《狐狸打猎人》里,邱岳峰的身份可以算是个“说书人”,也就是说他包揽了旁白和片中所有角色的配音,奸诈的狐狸、莽撞的苍狼、怯懦的年轻猎人和果敢的老猎人都被他一个人配活了;


“一个猎人把自己的枪丢了,还吓得像你这个样子。我看,活着也好,死了也好,都一样!”——剪纸片《狐狸打猎人》(1978年)经典台词

说到木偶片《阿凡提·种金子》里那个视财如命又愚蠢透顶的巴依老爷,他在观众心中的分量怕是和毕克塑造的阿凡提不相伯仲……这又应了陈丹青的话:“他(邱岳峰)随便说什么都充满戏剧性,这戏剧性忽而神性,忽而魔性,忽而十足人性……” 

“埋沙子,种金子,沙子一袋子,金子一屋子……”——木偶片《阿凡提·种金子》“埋沙子,种金子,沙子一袋子,金子一屋子……”——木偶片《阿凡提·种金子》

邱岳峰曾说:“我认为搞艺术,两个字很重要,‘感觉’。人有共性,也有差异……有了这个感觉,你再深进去挖掘人物的个性特点,把握人物的感情色彩、语言节奏、他和周围人物的关系间的分寸,很自然地就会融入这个人物。”这种“感觉”并非从天而降,而是建立在邱岳峰广泛的爱好,渊博的学识和丰富的生活阅历上的。

邱岳峰(1922—1980)邱岳峰(1922—1980)

邱岳峰译制片配音代表作

《警察与小偷》(意大利) 饰 小偷

《凡尔杜先生》(美国) 饰 凡尔杜先生

《红菱艳》(英国) 饰 莱蒙托夫

《简爱》(英国) 饰 罗切斯特

《佐罗》(意大利、法国) 饰 维尔塔上校


邱岳峰美术片配音代表作

剪纸片《渔童》 饰 洋神父

动画片《没头脑和不高兴》 旁白

动画片《大闹天宫》 饰  孙悟空

剪纸片《狐狸打猎人》 旁白、所有角色

动画片《哪吒闹海》 饰 东海龙王敖光

木偶片《阿凡提·种金子》 饰 巴依老爷


当然,邱岳峰只是老一辈配音艺术家中的一个代表,同他一起在配音一线战斗过的很多老朋友都“身怀绝技”。他们都来自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兄弟单位”——上海电影译制厂。


近水楼台先得月 

位于樊皇渡路(今万航渡路)618号的上译厂老录音棚。当年的放映间由一个十五、六平米的汽车棚改造,录音间设在厂部三楼的楼顶。(引自《读库0702》)

中国美术电影的鼎盛几乎与中国译制电影的辉煌同步。1950年,上海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和上海电影制片厂翻译片组先后入驻樊皇渡路(今万航渡路)618号。美术片组在特伟的带领下开始招兵买马,在艰苦的条件下为新中国的美术片事业奠基;翻译片组也在陈叙一的领导下因陋就简,在旧车棚改制的放映间和楼顶改装的录音棚里开始了创业之路。1957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下按习惯简称“美影厂”)和上海电影译制厂(以下按习惯简称“上译厂”)同时建厂。 

美影厂厂长特伟、上译厂厂长陈叙一80年代出访美国(引自《峰华毕叙》美影厂厂长特伟、上译厂厂长陈叙一80年代出访美国(引自《峰华毕叙》

 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上海电影译制厂汇集了中国最优秀的电影翻译家、译制导演和配音演员,一部部世界名片经过他们的再创作俨然成为了一门独立的“声音艺术”,直到今天许多译制片粉丝还一直在回味着那些可以用来“听”的电影。

上海电影制片厂翻译片组部分演员与前来配音的故事片演员合影(1955年)上海电影制片厂翻译片组部分演员与前来配音的故事片演员合影(1955年)

ㄠ977年以前,美影厂和上译厂的工作人员都在一个院子里朝夕相处,一块吃饭、上下班,彼此间相熟得很。美影厂一旦有了配音任务,上译厂也从来都是义不容辞地完成(令人遗憾的是,80年代以前配音演员的名字是很少出现在美术片主创名单中的)。如果说大量译制片的配音工作对于上译厂的配音演员来说是锤炼的话,为美术片配音对他们来说更像是一种身心的调节,而美影厂的诸多美术片精品也因他们的献声而锦上添花、大放异彩。

上世纪80年代,上海电影译制厂演员组合影上世纪80年代,上海电影译制厂演员组合影

像《哪吒闹海》这样的大戏里,除了需要上译厂的一位位配音大咖上阵,主角小哪吒还是需要外借的——外借小演员,这也是上译的惯例,毕竟孩子戏还是要孩子来配更生动。当然,这个孩子一定要有灵气、会演戏、好“调教”。

上海少年儿童广播剧团是一块汇聚了大批“好苗子”的福地。在那个广播节目风靡一时的年代,少儿节目同样占据着一席之地。一大批优秀的小演员“运用对话、快板、相声、诗歌、广播小品、广播剧等多种形式演播了大量少儿节目,录制了一批唱片、音带(包括小学语文课本示范朗读教学音带)、广告,还经常被邀请为美术片、译制片、电视剧配音”。

《哪吒闹海》的导演王树忱在为配音小演员说戏(1979年)《哪吒闹海》的导演王树忱在为配音小演员说戏(1979年)


梁正晖美术片配音代表作

动画片《哪吒闹海》(1979年) 饰 哪吒

动画片《雪孩子》(1980年) 饰 小兔子


梁正晖译制片配音代表作

新天方夜谭》(英国)  饰 马吉德

远山的呼唤》(日本) 饰 风见武志

成长的烦恼》(美国) 饰 迈克·西弗尔(后期)

为哪吒配音的梁正晖就来自于上海少年儿童广播剧团。当年他才11岁,已经是剧团演播组“小有名气”的小演员了。他的声音醇正、清澈,活泼灵动中又有一股凛然正气,配哪吒再合适不过。那句“爹爹,你的骨肉我还给你,我不连累你!”不知道曾让多少人揪心。能够有机会与几位配音界大咖搭戏并且得到他们的指导,又不知会令多少人艳羡。


毕克:“1+1=1” 

仔细端详着《哪吒闹海》中各个角色的形象,再与对应的配音演员比较,不论是外形还是声音都惊人地神似。 

毕克(1931—2001)在《哪吒闹海》中为李靖配音毕克(1931—2001)在《哪吒闹海》中为李靖配音

为李靖配音的毕克曾就配音艺术提出过“1(视觉形象)+1(听觉形象)=1(视听高度吻合的人物形象)”的公式。即在已有的视觉形象基础上,在其“性格色彩、感情层次、语言节奏等等的严格制约下”,用嗓音语言塑造一个“神似”的听觉形象。

毕克的音色浑厚,自带一种儒雅和高贵的气质,这恰恰符合《哪吒闹海》剧本对李靖“武官文扮”的定位。他用声音塑造的李靖并不是一个脸谱化的冷面将军,而是一个复杂多面的凡人形象:平时的谈吐总是不紧不慢,温文尔雅,透着一股儒将风范;情急之下,怒火中烧时又显露出武将的威严甚至冷酷;面对太乙真人这样的“天外来客”时,他表现得毕恭毕敬,礼数周全;

当敖光上门问罪时,他又要满脸堆笑,陪着小心;四海龙王大施淫威、水淹陈塘时,他发颤的语调中尽是惶恐和卑微;面对儿子哪吒时,他既有“恨铁不成钢”的怜子之心,又有迂腐决绝的家长作风……这一切都建立在影片的剧本和角色表演之上,但又在“赋音传神”的过程中烙上了深深的“毕式符号”。




毕克应该是上译厂的男演员中戏路最宽的了。除了译制片,他在美术片中塑造的角色一样丰富多彩:成熟睿智的男性角色往往非他莫属,木偶片《阿凡提的故事》中的阿凡提最具代表性;但卑微老实的小人物他也配得相当出彩,就像动画片《大闹天宫(下集)》中的土地公公;哪怕是虚情假意、卑鄙恶毒的反派他也能刻画得入木三分,比如动画片《金猴降妖》中白骨精幻化的老丈……

“这片桃林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动画片《大闹天宫(下集)》“这片桃林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动画片《大闹天宫(下集)》

“真主说:‘正义都让你们穷小子拿去了,我这儿没正义!’”——《阿凡提·种金子》“真主说:‘正义都让你们穷小子拿去了,我这儿没正义!’”——《阿凡提·种金子》


TAG: 动画 角色 经典 哪吒闹海

上一篇 下一篇